口述:同居后温柔男友变身暴力男
时间:2019-11-21  编辑:小编  浏览次数:
【遇到他】我以为自己美梦成真
 
我喜欢童话故事,向往童话故事中的那种感情,不管是王子和公主,还是王子跟灰姑娘,他们都过上了幸福的生活。和照骞在一起曾经一度我觉得自己就是童话故事中的女主角,快乐、幸福,我以为自己美梦成真了,谁知却是噩梦的开始。
 
我和照骞的相识并不浪漫,甚至还有点俗,我们是通过家里安排的相亲认识的。那时我刚失恋不久,因为父母反对,两家离得远,我和前男友被迫分手。 或许是怕我和前男友再联系吧,临近春节,父母那段时间给我安排了好多相亲,最夸张的,有一天我见了三个,但见了那么多,我没有一个相中的。直到大年三十, 遇到照骞,我才结束了这段相亲征途。
 
当时双方家人不是很满意,只是我们两个小的对上眼了。其实他并不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,我喜欢那种瘦瘦高高的男孩,他个子是挺高的,1.78米,但是有些胖,不过较之我之前相亲见的那些男孩看起来邋里邋遢,他算是不错的了。
 
相亲后,大年初六我们便订婚了。过完年我就跟着表姐去了北京打工。他则跟着父母在郑州这边做生意。那段时间他天天给我打电话,一个月的话费就 500多元。现在想想,也不记得当时都聊了些啥,也不知道怎么就有那么多话说,每天晚上我们都会聊到一两点,可以说我是枕着他的声音入睡的。
 
北京的消费水平太高,那时照骞又一个劲地给我打电话,说郑州这边已经帮我找好了工作,在征得家人的同意后,我来了郑州。当时真的很傻,来郑州后 没多久我和照骞就住到一起了。不瞒你说,那不是我的第一次,我和前男友也同居过。当时照骞什么都没说,我以为他不在乎,以为找到了幸福,谁知他只是把不满 埋在了心底。
 
最初,照骞真的对我很好。每天我上班下班他车送车接。他工作不忙,时不时地就跑到我打工的地方找我,买我最喜欢喝的橙汁。周末,他骑着电动自行车,带着我在郑州的大街小巷闲逛,我趴在他坚实、宽厚的背上,感觉心里很温暖、很踏实。
 
【半年后】他一而再地动手打我
 
但幸福实在太短暂。我们在一起总共两年,也就好了半年。头半年他什么都让着我,后来他暴躁易怒的本性一点点暴露出来。之前我们偶尔也会吵架,但他不动手。他第一次动手打我,我真的吓坏了。
 
那次,他的一个朋友让他劝我帮忙做伪证,陷害别人。这种事我当然不能干,犯法的,也劝他不要干,可他不听。当时我们就吵了起来,吵着吵着,他突 然就像恶魔附身一样,眼睛喷着怒火,发了疯般掐住了我的脖子,男人的劲儿多大呀,当时我都快窒息了,脖子上留下了一道很明显的红印。事后我问他难道都不怕 掐死我,他说他有分寸的。
 
那一次我伤心极了,收拾东西就要离开他家。他拦住了我,向我道歉,求我原谅,说他是一时冲动。说实话我也没勇气真的离开,我爸妈不知道我跟他在 一起住。我怕我真的走了,把事情闹大,我爸妈一旦知道我已经跟他住到一起了,一定会很生气,很伤心。再加上我这人心太软,以为真的如他所说只是一时冲动, 我原谅了他,但没想到这种事有一便有二,有二便有三,之后我们大吵小吵不断,一两个月他便会动手打我一次。
 
他就是那样的人,火上来了像个魔鬼,火没了又把你当做手心里的宝。他也不是说不爱我,只是他那种爱的方式让人难以接受。有时我感觉自己特别像《不要和陌生人说话》中的女主角,他不让我给别的男孩打电话,QQ里男的全部删除,还给我设置了不让别人加我为好友的密码。
 
相处两年,他打过我多少次我都不记得了,打得最严重的一次把我打得耳膜穿孔。那次我俩争电脑,谁也不让谁,我争不过他,他让我出去玩,但没想到 我真的跑出去了。我和一个女朋友在网吧玩了一会儿后,又碰上两个男同事,四个人一起去喝了点啤酒。凌晨3点,他给我打了个电话,我没接,当时我还在气头 上,我的脾气也很倔。
 
等到我回去的时候照骞还在玩电脑,他看了看我,没出声。然后我就躺到床上睡了。迷迷糊糊地,我感觉有人拍我的脸,我就醒了,照骞说我身上又是烟味又是酒味。我说我是喝了点啤酒,但我没有抽烟。然后他就说我跟别的男孩怎么怎么了,把我说得很不堪。之后他就打我。
 
第二天下午下班时他来接我,我不跟他走,他就硬拉,他劲儿大,我拗不过他。回去的路上走着走着,他突然就扇了我一巴掌,打得我天旋地转。那时已 经快到他家了,这一幕被他爸看见。他还想打我,他爸拉住他,他才没再打。回家后他爸妈吵了他几句,照骞当时在他爸妈面前保证不再打我,但过后还是那样子, 火起来了,该打还打。
 
那天被扇了一巴掌之后我一直觉得耳朵不舒服,要去医院,他也不给我钱。后来还是我自己掏钱去看了病,医生说是耳膜穿孔,得知我是被打成这样的, 就问我需不需要做法医鉴定。我想了想还是没做。我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大,又不是说一定不跟他过了,最重要的是我不想让家人知道我已经跟他在一起了。
 
【医药费】看出我在他心中的分量
 
今年4月底的一天,我突然觉得身体很不舒服。两个人做过那种事后,我感觉肚子一直痛,当时没重视,以为小毛病,在床上躺了半天后就好多了。但谁 知几天后,我肚子又痛了起来。我以为和上次一样,躺一会儿就没事了。但这次不一样,半夜三更,我迷迷糊糊地就痛醒了,我去了厕所,回来时眼前一片黑,想往 地上栽。
 
当时他不在屋里。熬到第二天早上,他妈看到我脸色苍白,就让我去附近的小诊所挂了三瓶吊针,谁知不但毫无效果,病情反而更严重了,脸更白了。我下午忍着痛,坚持去上班。到了公司,同事们一看到我那个样子,都劝我赶快去医院。
 
我给照骞打了电话让他送我去。路上我跟他说我身上没带钱。我只是试试他,在给他打电话前我已经取了500元。他说那怎么办。我让他回家拿。他不吭声,没有回家,骑着车继续往前走。那一刻我真的很失望,我告诉他我已经取过钱了,只是想试试他。
 
到了医院,我的脸色苍白得就像一张白纸,旁边的医生一看到这情况马上就让我们挂急诊,检查结果是黄体破裂,说是性生活不当造成的。我真的没想到 会那么严重。当时住院费要3000元,可我身上只有500元。他给他爸妈打电话,他爸妈让他通知我爸妈,需要钱的时候他们想到了我家人。
 
当时急着动手术,他没办法签了字,但没钱。进手术室前我只好给我爸打了个电话,幸好我爸在北环那边上班。我没敢说实话,只是跟我爸说,我身体不舒服,要做手术。我正在做手术的时候,我爸到的,带来了两千元钱。
 
第二天他爸来医院,我爸就把两千元钱递给了他爸。当时他爸连一个让字都没有,直接揣兜里了,好像这钱是我们理所应当该出的一样。那时我也傻,没 敢跟我爸说实情。第三天我妈也从老家赶过来了,她虽然晕车还是来了。我妈来了后一直问我到底是咋回事。开始我不肯说,后来我妈逼得紧,我才说了实话。我妈 说:“你傻啊,这事是他造成的,肯定他家出钱。你爸挣钱那么辛苦,你咋不知道心疼你爸呢?”
 
后来因为要不断用药,之前的钱不够,我妈从家拿来的银行卡又因为操作失误被锁了,他家人没办法这才拿来了2000元钱,还说是借别人的。说来说去,他家人还是把我当外人。
 
【背着他】我又交了一个新男友
 
这些事伤透了我家人的心,出院后我妈就要带我回老家。一路上我不停地哭,以前他打我的那些片段仿佛都忘了一样,只想到他对我的好,我们曾经在一 起的快乐时光,还是想和他在一起。我爸妈气得要命,说我就这样回去,他家人感觉我更没价值了。当时我真没想那么多,我不知道是想报复,还是心里放不下,就 是想和他在一起。拗不过我,我妈只好让我又回来了。
 
在照骞家住了一段日子,身体恢复了些后,我不想爸妈太生气,就回老家住了一个月。再来郑州时,我听爸妈的话,没有住到他家,自己在外租房住。或 许是距离的原因吧,彼此有了各自的空间,我们之间的关系也好了一些,但有时吵架,他还是会动手打我。都是些乱七八糟的小事,两个人不管因为什么吵架,他都 会把我和前男友同居的旧事揪出来,然后挨打的就是我。他觉得我不是处女,一想到这一点,他就打我,说:“你就不会留给我?”我说:“你是过以前,还是过以 后。”后来我就学聪明了,听朋友的话,看到他恼了,要动手了,不管对错,我都先跟他道歉,然后趁他火气稍稍平和些,再趁机逃跑。
 
后来我爸妈知道了照骞打穿我耳膜的事,更加反对我们在一起。他们就劝我如果遇到合适的,就自己找吧。再后来我没跟照骞分手,就又谈了一个,比他好看,比他高,比他瘦。我承认这件事我做得不对。
 
那天那个男孩来找我,刚进屋没多久,照骞就找来了。他一脚把门跺开,闯了进来,手里还拿了把刀。那个男孩看见他怒气冲冲的样子,吓得不敢说话。 我也不敢吭声。他把那个男孩痛打了一顿。他之前并不知道我交新男友的事,他给我打电话,我没接,他就胡思乱想,没想到还真把我逮到了。他自己说,他感觉到 我屋里有男的。当时他让人家跪下,给他磕头。那男孩就一个劲地磕头,自己扇自己耳光。我以为照骞会狠狠地打我一顿,但那天他没打我。我感觉自己也确实错 了,伤了他的心。他让我跟他走,我就跟他走了。
 
回到他家,照骞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对他。我说:“如果你不打我,什么事都不会发生,我也不会在外面和别的男孩交往。”他说:“我打你,你就这么对 我吗?”我说:“是,我要报复你。如果你不打我,我会好好跟你过日子。”之后的半个月,我能看出来照骞心里很难受。他说没发生这事之前,他感觉我在他心里 无所谓,出了这事,他反倒觉得我更重要了。好像人都是这样,失去了才知道珍惜吧。
 
【结束了】我不会再回到他身边
 
之后我们依旧在一起。后来有一次他又吵我、打我,把他妈都惊动了,他把我在外面又交新男友的事都告诉了他妈。他妈当时就把电话打回了老家,跟我 爸妈说不同意我们再交往。但那时怎么说呢,彼此心里还有对方吧,不想分开,为了躲避他爸妈,我们天天晚上泡网吧,很晚才回家,不跟他爸妈碰面。家人的电话 我们都不接。
 
这样过了三四天,因为我还得上班,不可能24小时和照骞在一起。他这人耳根子软,没有主心骨,也不知他爸妈跟他说了些什么。后来我就感觉有些不 对劲,他总是不接我的电话。我去他家找他,他人不在,车也不在,平时没什么事他爸不会让他开车的,我猜他是出去约会了。我问他爸妈,他爸妈装作什么都不知 道。
 
后来有一次我们在一起,有人打他的电话,手机铃声响了两次,他都不接。女人敏感,我要看他的手机,他不让,说是以前的同事。第二天他妈跟他姨说了实话,说他确实又交女朋友了。我在他姨那儿打工,他姨没瞒我。
 
几天后我去他家找他,晚上没走。他睡得很死,我拿着他的手机偷偷地跑到了厕所,看到了一个经常出现的陌生号码。我记了下来。第二天我把电话打了过去,问她是不是照骞的女朋友,对方说是,又问我是谁。我说我也是他女朋友。她说不会吧,我们刚认识,已经在一起了。
 
这一次我的心彻底凉了。照骞知道我跟那个女孩通了电话,就要赶我走。我不肯走,觉得自己被他一家人骗了,不甘心。当时我死的心都有了,紧紧握着一个玻璃片,把手都划伤了。我要死要活的,他家人或许是怕承担责任吧,硬把我送回了老家。
 
我们俩就这么结束了,心里没有很不舍,反而感觉是种解脱。后来照骞又给我打过一两次电话,在网上也碰见过,他让我去找他。我没去。我不会再回头了。有时候想想,或许他第一次打我时,我就应该离开他,也不会弄得现在身心俱伤。
香港总部: 电话: 传真:
营销总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