口述:男友和我交往一年后要和前妻复合
时间:2019-11-21  编辑:小编  浏览次数:
我跟男友相恋刚好300天了,虽然还没有满一年,但我们像夫妻一样过日子,早已习惯了彼此。男友从来都是规规矩矩的上班、下班、回家,我也每天工作完毕立刻回家。 刚认识他的时候我是个只会炒青菜的女孩,我每天都在学习如何做好一个妻子。
 
男友有一个很特殊的身份,他比我大十一岁,是两个孩子孩子的爸爸,还有一个妻子。 我认识他的时候,他已经跟妻子分居很久了,三个月后,他妻子单方面拟出一份离婚协议,要求他签字(这份协议并不是因为有我存在的,是她想法),当天他们就在协议上离婚了!
 
有一次,他约了几个朋友在我家附近吃宵夜,过程中他朋友和老板起了冲突,别人跑了,他却被人团团围住,我从很远的地方跑过去,抱着受伤的他,跪着求那群人放过他,我哭得撕心裂肺,最后一个路人帮了我们一把,忍着受伤的自己拖着昏迷的他跑了两家医院,终于替他找到能治的医生,揣着几百块钱和一把没有电的手机,我一个人无助的在医院跑到了天亮。
 
因为钱不够,我从兜里拿出了一张银行卡,这才顺利的入住了病房。 我买了新睡衣给他换上,一盆一盆的热水帮他擦洗得干干净净的,整整三天我守在床边没有合眼,一直守着他,接下去病床上的日子,我们慢慢的亲近了起来。
 
他与妻子因为性格问题不断吵闹所以分开了,可是当时因为不在户口本市,所以离婚证书一直拖延着办不下来。但是他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一天,我很信任他,从来不去催促跟干涉他们之间的事情,也告诉他,如果悔了,一定要让我知道,面对他的信誓旦旦,我没有怀疑过一刻。
 
在半年里我们跨省回我家看望我爸妈三次,爸妈很高兴,待他很热情。但是他的父母因为孩子的问题一直不断的干涉他们的离婚事件,给他施加了很大的压力,为了我他跟父母争执过,反对过,也闹过,但是依然没有结果。 六月份,他妹妹回老家了,我拜托她帮我照看男友那两个孩子的生活缺失,只要他们缺什么,说了我就会去准备好寄回去,这些东西也都是用我自己的工资省吃俭用买的。小孩子的尺码,我估计连两位亲爸妈也不如我了解了。
 
大的转折点。14年,我跟他的工作都不顺利,也没有什么财运,反而是经常遇到麻烦花钱消灾。所以一年到头,数数也欠下了不少的债。 年关到了,酒桌聚餐频繁不断,他开始夜夜喝醉,有时同事拉拢麻将通宵也是常有的事。催债的人开始多了起来,而家里人对他的婚姻依然在不断的干涉施压,终于他就像一座大山,突然间崩塌了,在我面前倒下。
 
就在此时他的妻子为了孩子选择了回头,回到他的身边,他拒绝了,但是她用孩子的成长拉住了他的心,就连最后坚守的堤坝也坍塌了,可就在我敏感的感觉到他的犹豫时刻,我发现我怀孕了。
 
我一直很热爱孩子,也一直渴望能够早日为人母,我极度想要得到他的同意,但最终他还是选择了放弃,之后他开始慢慢的不回家了,总以喝醉加班的理由留宿在公司宿舍里。 我虽然很想生下孩子,但是也确实考虑了家里那两个孩子的感受,不愿意因为我们大人的关系耽误了孩子的成长,最终我选择放弃孩子。
 
虽然决定了,但因为经济紧张我一直拖了半个月没有去医院。同时因为他的生活规律问题,我们不断的开始吵架,闹分手。他的态度是突然转变的,我真的没办法适应,情绪实是太过波动,肚子里的宝宝承受不住,开始见红,吵一次,加重一次。
 
我一个人奔走在医院检查、化验,三天后报告单出来医生说已经影响了身体,如果此时拿掉孩子有可能今后难以再孕。我无法接受这个事实,一个人整天失魂落魄的在家里等他回来。
 
我祈求他,他的孩子也由我们共同扶养,可是他顾虑着现实能力,只给我一句没有能力,不能生下来,必须打掉。 心里满满的全是委屈,想想自己这么久来对他的种种好,再想想万一今后无法生育,那我的一辈子还有何意义。每次都是闹得两败俱伤的下场不欢而散。有那么些时候,我敏感的察觉到,他好像不爱我了,因为他好像没有那么的在意我的结果如何,只想到了他的今后。
 
我渐渐的恨他,也想着再不愿意跟他过在一起,我开始萌生一个人独自带孩子的想法,我找律师拟一份协议,说明他与我和孩子今后再无任何瓜葛,他不得探望孩子或者长大后不允许认亲,可他坚持不肯签。 最后他说要我回去和他的妻子一起生活,我们三个人过日子,可至今未出阁的姑娘,我怎么能愿意突然间变成了没名每份的妈妈,我很矛盾,朋友劝我离开他,可我依然还是爱他,虽然理智的我可以不跟他过下去,可是拿掉孩子真的是舍不得。
 
半个月前,我走入医院选择保胎的时候,检查结果显示我的孩子保不住,那天夜里出了很多血,我没想到最终想要守护的宝宝那么脆弱的就离去,我一个人躲在医院门口整整哭了两个小时……
 
也许是因为太爱了。我不断的选择谅解,我淡笑着接受命运的安排,只期盼能守住这个家就够了,我开始不再谈及孩子,把生活过回从前。可是事与愿违,他最终还是狠心的离开了我。 马上就喜庆的过年了,隐瞒着父母朋友,一个人躲着试图安抚自己的心,听着家人的祝福期盼成了我针扎般的疼痛,我搬离了那个房间,每日用工作的忙碌和酒精帮我度过漫长的一夜一夜。 每天睁开眼醒来,我总能看见他站在床边笑着对我说:老婆,我走了。然后开始咆哮痛哭。
香港总部: 电话: 传真:
营销总部: